当前位置:主页 > 教育新闻 > 雍州如何变为凉州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雍州如何变为凉州_人文频道_东方资讯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0-09-13 / 点击:

《山海经》里有一个“丰沮玉门山”,很多人都没有对此进行解释,因为我们的目光一直在敦煌以东,甚至在陕西以东,但如果看看今天还保留着的一些昆仑山下的古地名,就会发现还有丰县、沮县等,自然那时也有沮水、丰水。三危山当然在敦煌,而三苗就在三危山一带生活。这说的难道不是雍州的最西边吗?《山海经》上说,那里是天地的边界,月亮和太阳都从那里出入。大概在古人看来,世界就这么大了。这把西边的位置就确定了,到了葱岭山界。东边呢?指的是龙门西河,就是山西的龙门石窟一带。其实,这就是河西河东的地界。比如,匈奴数犯中原,大体上就是以云中、代为边界,也就是今天的山西、河北北部,以南就是中原王朝。《山海经》是以山水为界,且是标志性的山水,所以说黑水、西河,但并不是明确地说就是到黑水结束了,黑水以西的地方仍然包括在里面,同样,西河以东的一段地域也在里面。这个要以古代少数民族游牧的区域来定,而不是今天我们的生活区域而定,当然,在地理上来说,今天仍然能找到很多佐证。那么,南面的边界大体在哪里?沿着今天陕北地区向南行进,甘肃的庆阳以及整个秦文化所含的甘肃陇南和天水地区都在里面。向北,就到了宁夏北部和内蒙古的一些地区。为何以雍州命名?大概是源于陕西省凤翔县境内的雍山、雍水吧,且这里曾经有一段时间是一个中心区域。大禹之时,分九州主要是给山川定位,也并没有分九个诸侯。这是要让天下与天上合。《山海经》中有诗为证:“帝乃命禹卒布土,以定九州。”《史记》上说,“大禹起于西羌”,其实说的大概就是起于雍州吧。大禹定九州之后,雍州以东逐渐成为政治中心,雍州地界开始慢慢变小。夏商二代,雍州时存时亡。周时,穆天子重夺雍州,西见王母,但很快就失去,所以,到五百年之后的孔子时,雍州已基本属于域外。秦起于雍州地界,当然是小的范围了,可以等秦夺得天下后,把长城修到了泾渭之界,其以西之地便不再属于帝国。到了秦亡之后,项羽攻下咸阳时,以为天下已定,分封十八路诸侯。当时韩生建议项羽做关中霸主,项羽豪情满怀地说:“富贵不归故乡,如衣锦夜行。”真的是情志超越于帝王,无怪乎司马迁要以帝王一样的礼遇来对待项羽。如约,他本来是要把雍州之地封给刘邦,但为了牵制刘邦,就把巴蜀之地封给刘邦,为汉王,而把雍州之地封给章邯。但此时的雍州已经变小。关陇地区在大禹时本身属于雍州,此时关中发达,所以项羽把关陇地区分为三个国家:雍国、塞国、翟国。雍州便领有咸阳以西地区,包括秦朝的陇西、北地二郡地,但是,青海、河西走廊都不在其中。陇西的长城把原来的雍州分界了。后来刘邦灭了章邯,雍国从此灭亡。雍地被分为陇西、北地二郡。而雍州的另一半辽阔山河此时不是汉家天下,羌戎无数,纷扰不已,故而汉家江山不稳。直到武帝时,重新展开大禹图志,面向西北,收服古雍州之地,逐匈奴于天山以北。此时,武帝重作九州,但天下已与大禹时有了大不同,昔日荒地关中地区已是政治经济中心,所以作十二州。所说,舜时早就作了十二州。此时雍州再起。汉武帝是以五经治国,首经为《周易》,又纳百家为一家,故而阴阳五行、道家学说、法家思想等统统集于儒家,有了新儒家。儒家是以文王、周公心法为大法。周文王时已将后天八卦演变为六十四卦,周公所说补了卦辞,后来的孔子将其编纂为《周易》。汉武帝用的也自然是后天八卦,中央为土,四象为木火金水,分别代表东南西北,在卦象上也分别为震、离、兑、坎,又加四个方位,分别是西北为天,为乾位,属君位,东南为风,为巽位,属长女,西南为地,为坤位,属地母,东北为山,为艮位,属长男。大禹以九宫图定九州,所以,在西北疏通之后,武帝于前106年把天下分为十三州,也是效古代圣王之法确立天下。中心从过去河南地区移到了陕西,为司隶部;原来北方的冀州缩水,北州在正北,冀州和幽州在东北方,青州、兖州、徐州在东方,而豫州发生稍稍位移,在中央的东南部,亦可看作是中央附属之地,扬州为东南之地,荆州和交州在南方,益州在西南,凉州在西北。我们发现,原来雍州的一部分变成了中央位置,另两部分被分配到了并州和益州。雍州也从原来的正西位置消失,而凉州则在西北位置,属于乾位,乾在气候上则属寒凉也,故而凉州以作。这正是扬雄作《凉州箴》的思想。他把《雍州箴》改为《凉州箴》便是雍州已失,而凉州始作。我们可以进行一些对比。《雍州箴》如下:黑水西河,横截昆仑。邪指阊阖,画为雍垠。上侵积石,下碍龙门。自彼氐羌,莫敢不来庭,莫敢不来臣。每在季主,常失厥绪。侯纪不贡,荒侵其宇。陵迟衰微,秦据以戾。兴兵山东,六国颠沛。上帝不宁,命汉作京。陇山以徂,列为西荒。南排劲越,北启强胡。并连属国,一护攸都。盖安不忘危,盛不讳衰。牧臣司雍,敢告赘衣。

可以看到,最后删除了“盖安不忘危,盛不讳衰。牧臣司雍,敢告赘衣。”从此,牧臣不再司雍,而是司凉了。此时的凉州还包括陕西的部分地区,但武都郡属于益州,北地郡属于朔方了。

在我看来,《山海经》可以看成中国第一部山水地理志,当然,近代有疑古派认为其是汉人伪作,司马迁则认为其上所说都是神仙鬼怪,不可相信,所以与孔子一样“从周”,以周之地理为准,如此便对雍州的描述矛盾重重。西方人以考古学将《荷马史诗》和《圣经》中的很多故事确定为真实的历史,且从地下挖出实物,甚至城池。孔子时没有考古学,未曾见过甲骨文。司马迁时当然也没有,所以不敢相信雍州之说。但是,对于今天的中国人,则要有勇气重述中国之上古历史,《山海经》便是重要的文献。但要读懂《山海经》,首先要对古代巫史结合的经世思想要有理解,此经世思想除阴阳五行和八卦易理外,还有河图洛书传达的九宫图理念。在道法自然的古人看来,人类首先是师法地,而地要师法天。天是什么?是太阳月亮的出没,是星空的运行。古人在长久的迁徙中“仰观天象”,产生了最古老也最相互的天文学思想。这就是河图的密码,洛书则是师法地的密码。某种意义上讲,河图洛书就是天地的密码。在此基础上,圣人则之,产生了易经八卦思想。既然天上是九宫图,所以大地也应当是九宫图的格局,这便是九州的思想来源。故而,《山海经》基本上可看作大禹开山导水制九州的一个山水图,虽然有些地方语焉不详,是因为后来的地形变化、名称变化以及版图大大缩小的缘故,那时是诸侯联盟的形式,后来是单一国家的格局,所以有些东西我们无法解释清楚,但是,大的图形还是有了。甚至于说,那就是中国人第一次进行天下(世界)治理的图志。那时的雍州是什么格局呢?《史记》上说:“黑水西河惟雍州。弱水既西,泾属渭?。漆、沮既从,沣水所同……三危既度,三苗大序……织皮昆仑、析支、渠搜,西戎即序。”接着,对导水也作了说明:“道九川:弱水至于合黎,余波入于流沙。道黑水,至于三危,入于南海。”

此时凉州的郡治才到武威郡的姑臧县。金城郡除了榆中、红古、西固、永登和永登南的枝阳几个县之外,还包括今天青海的化隆。西平郡包括今天青海的西宁、长宁、平安、湟中一带。武威郡包括姑臧、古浪、永昌、民勤、会宁靖远一带。张掖郡包括今天的张掖、临泽、山丹、民乐和永昌县的部分地方。酒泉郡包括今天的肃州、高台、玉门等地。敦煌郡包括今天的敦煌、安西等地。西海郡则为今天内蒙古的额济纳旗东南的居延县。

汉末,朝纲纷乱,礼教不存,道德败坏,天下割据势力再起。三国时期,凉州不仅拥有先前的甘肃大部分地区,还有今天新疆的部分地区,所以曹丕篡汉以后,觉得凉州太大,而且郡所在陇西,离河西四郡太远,于是新建了雍州。凉州地界为金城、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、西海、西平、西郡等一带,而雍州为京兆、冯翊、扶风、北地、新平、安定、广魏、天水、陇西、南安一带。

如果说西汉时的十三州还只是一个概念,州刺史也只是履行监察等权力,那么到了东汉灵帝时(中平五年,公元188年),州牧就变成了实权行政长官。到了兴平元年(公元194年),又分凉州部分地区和三辅地区置雍州,汉所在今长安。天下为十四州。此时的凉州有金城、西平、武威、张掖、酒泉、敦煌、西海等七郡,下辖44县,约等于现在的甘肃省。所以甘肃一度也被称为凉州。

修改过的凉州箴如下:

直到晋朝永嘉年间,八王之乱使西晋大乱。此时,张轨出任凉州刺史。张轨对凉州的意义十分重大。他带去了关中的儒家文化,并在那里一心经营,遂开五凉文化的先河。河西走廊正式步入文化凉州的时代。

徐兆寿

今天的凉州人、甘州人、肃州人甚至武都人在介绍自己的历史时,往往会说,自己的地方古属雍州,凉州人还特意会说是雍凉之地,但不清楚什么时候属于雍州,也不清楚什么时候变成了凉州。稍稍懂点历史的人一问,便被难住了。我就曾经遭遇过很多次这样的尴尬处境。不过,遭遇得多了,便也就开始查一些史料,弄清楚这段历史。

雍州如何变为凉州

雍州的设立在汉时天子的头脑里始终是一个纠结。雍州没有的时候,等于西方就失去了,而此时真正的西方是西藏和青海的一些地区。所以,在西汉昭帝始元六年(前81年)时,有大臣报说在兰州一带发现了金子,于是置金城郡。西方为金,金城郡在一定意义上补充了西方缺失的地理方位,将天水、陇西、张掖郡各二县分离出来,属金城郡。所以金城兰州的位置填补了重要的位置。现在,金城兰州仍然是中国地理版图的中心,就东部来说,它还是西方的开始之地,是西北的出发点。

来源:武威日报

此时的凉州虽然小了,但仍然比今天的河西走廊要大。不管怎么分,从历史上来看,河西走廊始终是以祁连山为龙脉,山南山北始终为一家,所以祁连山南部的青海很多地区,始终属于凉州地界。

黑水西河,横截昆仑。邪指阊阖,画为雍垠。每在季主,常失厥绪。上帝不宁,命汉作凉。陇山以徂,列为西荒。南排劲越,北启强胡。并连属国,一护彼都。

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