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 1993纪然冰案:台湾富商出轨大陆女孩赴美产子后被原配连刺18刀

1993纪然冰案:台湾富商出轨大陆女孩赴美产子后被原配连刺18刀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2-06-12 / 点击:

  今天我们讲个发生在美国的罪案,死者被连刺18刀,婴儿惨遭捂脸窒息的背后,隐藏的是一场糟糠之妻和红颜知己的爱恨情仇,一位台湾商人和大陆女孩的风流韵事。

  事情得从1993年8月16日的美国洛杉矶说起,那天下午两点,一个中年男子走进社区大门。虽然他一路上都沿着树荫走,但八月的酷暑依旧不肯放过他,不停从他身上榨出汗水以此安抚燥热干涸的大地。

  站在门口,男子按了好一阵门铃,但都没人开门。看着楼外的红色轿车,疑惑的他放下手中的行李,走到一楼门口大喊:然冰,你在吗?是我,老彭。

  可不管他喊得多大声,按了多少次门铃,大门依旧岿然不动。心急的男子来到物业管理处,向管理员索要1622公寓的备用钥匙,因为自己按了很久门铃都没人应答。

  可管理员表示爱莫能助,因为他的名字没有出现在1622公寓来访登记名单中。吃了闭门羹的男子只能留下一张便条,然后走到物业办公室等候,脑海里不停闪现着两个女人的身影。

  可到了下午5点半物业准备下班时,男子要等的人依旧没回来。失望的他只能推着行李箱从管理处离开,独自蹲在1622房门边上,这一等又是6个小时。

  到了晚上11点35分,实在无法忍受的他试探性的推了下房门,却惊讶的发现原来房门一直都没有锁。

  漆黑的死寂让他很是不安,开灯走进客厅,一副惨烈的现场便迎面撞来,自己苦等一天的女人,此时正一动不动斜躺在客厅沙发上,周围还有大量的血迹。

  还没来得及仔细查看,男子便立即冲进卫生间,划出一阵悠长的水流后,才走出客厅跑到楼下狂敲邻居大门,你好 我的太太被杀了,儿子也不见了,我能借你的电话报警吗?

  五分钟后警方来到了公寓,在门口警员看到了一张便条:然冰,回家后可到管理员办公室,我在等你。

  走进客厅,探员看到一个身穿黑裙的亚洲女人斜躺在沙发上,一条腿搁在沙发上,另一条搭在地毯上,左胸处有一大片黑紫色血块,身上被连刺十几刀,白色的内裤被扯到大腿上面,左手还拿着婴儿用的喂奶围裙。

  更令人吃惊的是,卧室里几个月大的婴儿也惨遭毒手。一屋两命,惨烈的现场让法医倒吸了一口冷气,到底是哪个天杀的家伙,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  探员立即将报警的中年男子带回了警局,根据调查,他叫做彭增吉,是一名来自台湾的商人。

  公寓的死者名为纪然冰,是一位来自中国青岛的25岁女子,比彭增吉小了25岁,婴儿名为纪启威,出事时只有5个月大,嘴巴被人用衣服堵住,然后遭遇枕头按压窒息死亡。

  当从大使馆得知女儿的死讯后,纪然冰的家人一脸茫然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女儿怎么会突然在美国遇刺身亡,女儿又是什么时候怀的孕。

  就在他们倍感疑惑时,彭增吉的电话让他们大概知道了真相,电话中彭增吉表示自己会承担一切费用,包括购买机票 入住酒店 追悼安排等等。

  几天后 纪然冰的父亲虽然如愿见到了自己的女儿,但他却再也听不到女儿的声音。看着躺在停尸房的女儿和外孙,他留下了比滴血还痛苦的泪水,这种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可想而知。

  听到承诺二字,彭增吉默默低下了头,点燃了口中的香烟。为了安抚然冰的家人,彭增吉表示自己不在乎钱,愿意拿出10万美金,希望自己能够代为处理然冰和孩子的后事,在8号火化尸体和举行追悼会。

  对此 纪琢传坚决反对,因为按照山东老家的习俗,遗物要和逝者一起走,而当时他们尚未整理好遗物,彭增吉就想匆匆火化追悼。

  对于纪然冰的家人来说,他们内心是五味陈杂,他们对彭增吉的安排非常不满,当着记者的面,纪然冰的父亲纪琢传说,我本以为彭先生对我女儿多少还有点感情,但现在看来是我们一家人太天真了。

  彭先生之所以会如此主动为我们女儿处理后事,全然是因为他生意繁忙,在台湾还有妻室儿子,不想自己生活和形象被过多干扰,他是如愿以偿,可谁来体谅失去女儿的我们?

  一个50岁的台湾商人,一个25岁的青岛女孩,一个只有5个月大的婴儿,这起惨不忍睹的凶杀案,被曝光后就立即引起了华人社区的高度关注,许多人都怀疑纪然冰是彭增吉的小三,因为惹恼对方惨遭杀害。

  可如果凶手真的是彭增吉,那他为何还要在公寓门口苦等数小时。他完全有能力和有时间在作案后离开美国回到台湾,况且美国和台湾当时并没有罪犯引渡协议,彭增吉完全有作案后逃之夭夭的机会。

  另一边,被带回警局问话后,彭增吉次日就恢复了人身自由,因为暂时没有证据能证明凶手是他。

  为了侦破案件,橙县警局在原本紧张的警力资源中,抽调了4名探员组成小队调查该案,而法医鉴定处的200多名实验室人员,更是马不停蹄的对现场的痕迹进行整理分析。

  短短几天,探员分别单独约谈了几十个死者的周围人员,包括报案人彭增吉,彭增吉的妻子林黎云 死者保姆 死者邻居等等。

  根据资料,死者纪然冰出生于一个书香门第家庭,父亲是建筑设计师,母亲则为医生,姐姐是电机工程师,妹妹当时正在攻读大学。

  纪然冰年幼时便表现出异于常人的聪颖,同时个性活泼体格健美,深得学校师生的喜爱,大家都认为她以后肯定大有作为。

  毕业之后, 纪然冰在青岛王朝大酒店担任高级管理一职,任职期间她的能力更是深得同事和上司的肯定。

  而她与彭增吉的相识,也正是在王朝大酒店中。彭增吉本以为纪然冰只是个长得比较漂亮的酒店公关,可一口流利的英语和落落大方的自信,却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。

  返回台湾后,彭增吉更是多次写信和致电纪然冰,从生意场到人生经历,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。

  就在众人焦急等待之际,法医传来了新消息,他们在死者纪然冰的左臂下发现了一处齿痕,上面还有一小片唾液。

  一比对发现这牙齿的印记跟彭增吉妻子林黎云的牙齿高度吻合,但仅凭这点无法判定凶手就是林黎云。

  好在这齿痕上还留存着细胞,而细胞上的DNA和林黎云完全相吻合,所以凶手就是原配吗?

  理论上说好像的确是,但现实中对警方的破案逻辑要求是非常严格的,不能说因为在死者身上发现了第三人的DNA,就直接说这个第三人是凶手。

  举个例子,一个女人和男友在公寓醉酒狂欢,结果几天后女人被发现暴毙在公寓,凶手不一定是男友,因为完全有可能是其他人在死者男友离开后杀害了她,这就是我们经常说的犯罪困境。

  另外一方面,纪然冰这个案子是发生在1993年,那时候DNA刑侦技术的应用并不像如今这么普遍,每次检方用DNA作为证据起诉犯人,都需要用一堆的表格和数据说服陪审团,让他们相信DNA这玩意。

  而且美国警察的办案程序是先掌握确凿证据才抓人,不然到时候辩方律师会把你反诉到怀疑人生。

  案发一段时间后,由于警方破案进展缓慢和生意需要,彭增吉和妻子一起返回台湾,直到4个多月后的1月5日两人又飞往美国接受审问。

  在审讯中警方询问了林黎云此前案发时脚上伤痕的由来,林黎云的回答依旧是自己在家中不小心跌倒,还说小儿子有看到,但警方在对小儿子单独审问时,他却说没看到。

  精明的丈夫多少闻到了警方对自己妻子的怀疑,但他坚决认为凶手不可能是自己妻子,因为这么多年来妻子是怎么样的人,他都看在眼里,况且如果妻子真是凶手,那为何她还敢陪自己回到美国接受调查。

  可随着调查的深入,警方发现这两个女人之间的联系越发微妙,主要分为几个方面。

  其一是时间和地理位置上的作案条件,彭增吉是在8月18日发现死者遇害,而就在遇害前三天,林黎云从台湾飞到了美国,两人的住所仅仅相隔5公里。

  丈夫的出轨 小三的上位更是给了林黎云充分的作案动机,纪然冰虽然没有和彭增吉登记领证,但根据当时的法律规定,她的儿子还是拥有继承彭增吉部分财产的权利。和丈夫辛辛苦苦白手起家的林黎云,真的能忍受吗?

  其三 如果凶手不是和死者有深仇大恨,怎么会连刺对方18刀,而且是一开门就将其推到客厅的沙发上,作案后也没有拿走屋内的贵重物品。

  顺着这个方向,警方用尽各种方法试图揭开两人的联系,他们有很多疑问需要知道答案。包括林黎云真的不知道死者住所地址吗?对丈夫和这个女人的关系,她的态度又是怎么样的呢?我们一个个说。

  根据林黎云的口供,在案发三年前的1990年8月,丈夫到大陆洽谈生意,其中一个站点是青岛王朝大酒店,也就是这间酒店,丈夫认识了纪然冰。

  原本是很正常的出差,可丈夫一回到台湾,家里电话费就猛涨。此后,丈夫又到大陆哈尔滨谈生意,带回数笔订单的同时,还带回一件有口红唇印的女人上衣。

  经过好一番追问后,丈夫才说出是一位叫做纪然冰的女孩送的。醋意大发的自己便立即致电纪然冰,要求她停止对自己丈夫的纠缠。

  林黎云表示,自从这件衣服开始,她就担心丈夫在外面和大陆的女孩纠缠不清,因为当时随着两地经济合作的加强,很多港澳台商人纷纷到大陆开拓市场。

  而看到腰缠万贯的富商,许多北国佳丽往往会心动不已。一个愿打一个愿挨,而苦的唯有和这些花心男人走过咸菜白粥日子的原配。

  1990年12月,也就是案发三年前,丈夫提出要聘请富有才华的纪然冰到上海工作的决定,但被自己极力反对,而纪然冰在电话中也同意不到上海上班。

  可仅仅过去一个多月的1991年1月,纪然冰就成为了上海公司的总经理助理,甚至公司内部还一度盛传两人的婚外情。

  到了2月份,自己飞往美国寻找丈夫,不料在家中发现了纪然冰大量的名牌衣物,一气之下便将它们剪破撕烂。

  看到丈夫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,虽然很是气愤,但并没有到达要杀人的地步。说着说着,林黎云便潸然泪下。

  林黎云的这番陈述被公开后,引起了很多人的同情,华人社团中的很多台胞认为,纪然冰这个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是死有余辜。

  但也有人认为,就算纪然冰有错那也错不至死,更何况那个婴儿只有5个月大,连这么弱小孩子都不放过的人,比小三更可恶。

  除了死者大腿上的DNA这项证据,检方其实还亮出了一项证据,那就是警方为彭增吉夫妇录下的一段录音,而这段录音中两人的交谈内容,间接证明了林黎云就是凶手。

  面对检方的指控,彭增吉以每小时600美元的高薪,为妻子请来了大名鼎鼎的形式鉴定专家李昌钰,法医专家帕顿,以及当时赫赫有名的律师薛曼,前前后后花费了数百万美元。

  在控辩双方的激烈争论下,案件第一次审判因无法达成协议流审,第二审法院判处林黎云罪名成立,但却遭到上诉法院的否决。

  第三审更是吵了足足3个多月的时间,但还是再度流审,之后双方达成了庭外和解。

  林黎云承认蓄意杀人罪被判11年,但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,在监狱服刑8年后的2001年刑满释放回到台湾。

  一个是陪自己走过几十年风雨的糟糠之妻,一个是才华横溢的红颜知己,彭增吉一直纠结到底是选择爱情还是选择亲情,可这份纠结和懦弱,却招来一场两盘皆输的局面,自己明明是唯一的罪人,却让两个女人为自己买单。

  对于彭增吉来说,家中的糟糠之妻就如同百合花,与她的婚姻生活就如同百合上平淡无味的白色花瓣。

  而年轻貌美的纪然冰,则像路边激情红火地带刺玫瑰,可这股红与那片白注定是不可调和的颜色,轻轻一碰便是带血的悲剧。



Power by DedeCms